易看小說 > 科幻小說 > 神道丹尊 > 正文 第4664章 解決
    簡單地吃過晚飯之后,凌寒三人便開始休息,并輪流守崗。

    到了夜半時分,凌寒正在睡覺,突覺脖子上有一股冰冷之感。

    他睜開眼,只見脖子間已是架著一把劍,難怪會有冷冰冰的感覺。

    劍,握在了祝陽州手里,而邊上的劉嘉只是冷眼旁觀,絲毫沒有勸阻的意思。

    “師兄,這是什么意思?”凌寒故作不解地問。

    祝陽州不由失笑:“張寒君,你到底是真傻還是故意的?這還看不出來嗎?”

    說完,他自己先搖了搖頭,又道:“你的心還真是大啊,明明我已經幾次三番威脅過你,甚至,你還知道是我派人去截殺你的,可你居然還會在我邊上睡得那么死!”

    找死也不是這么找的啊。

    虧他還特意找了個山洞,避開了所有的監視器,打算與劉嘉聯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進行斬殺。

    萬萬沒有想到,事情順利得讓他都是不敢相信。

    只是伸了下劍而已,凌寒的命便在他的掌握之中了。

    凌寒則是故作憤然:“師兄,我真是錯看你了!你太卑鄙了,我們都是武者,應該堂堂正正地決一死戰!”

    “誰跟你決一死戰?你配嗎?”祝陽州嗤然說道,“我警告過你,不要跟顏妍接觸,你卻非要當成是耳邊風!”

    凌寒則是大叫冤枉:“師兄,你只是說不屬于你的東西不要碰,可沒有說是顏妍啊!

    咦,你他瑪德白癡嗎,這話里的意思都聽不出來?

    祝陽州頓時有種抓狂感,不會和凌寒結怨是因為對方太直,不會理解他的話吧?

    但再一想,此人是食靈體,修為進境太快了,若是錯過了這次機會,以后就再沒有轟殺的可能。

    而且,顏妍確實對他興趣十足,甚至特意陪對方來到了這里!

    這一想起來,就讓他心如刀絞。

    “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祭日!”他森然說道。

    “等等!绷韬e手道,“現在是什么時候?有沒有過了子時,不然的話,萬一記錯了時間,那豈不是要錯過祭日了?”

    這!

    祝陽州和劉嘉面面相覷,都是想要呲牙。

    這個家伙真得傻了嗎?

    “不要管他的裝瘋賣傻!”劉嘉說道,“夜長夢多,殺了他!”

    祝陽州點頭,面前這個家伙確實讓人害怕,修為提升太快了。

    他將劍往前一遞,但詭異的事情出現,這劍卻是彈了起來,以奇快無比的速度插進了劉嘉的胸口。

    草泥馬!

    劉嘉不可思議地看看胸口,已經有鮮血涌了出來,再看看祝陽州,眼神中兀自充滿了不解。

    “為、什、么?”他顫聲問道。

    不問清楚的話,死不瞑目啊。

    祝陽州也很慌啊,他也想知道為什么。

    他明明是往前遞劍的,怎么會彈起來的?而且這么巧,竟是刺到了劉嘉的身上,還將對方刺了一個透心涼。

    “師兄,迷途知返,以后還是可以做好人的!绷韬畡t是摸了摸脖子,一臉感慨地道。

    劉嘉死盯著祝陽州,憋足了最后一口氣:“你這個王八蛋!”

    說罷,脖子一歪,他徹底掛掉。

    這一劍的破壞力太可怕了,讓他這個筑人基都是幾乎直接封喉。

    瑪德,不關我事!

    祝陽州郁悶無比,人都已經死了,這個誤會當然永遠不可能解開。

    “你,是你!”他突然指著凌寒,這里就只有三個。

    劉嘉不可能自己尋死,而又不是他下的手,那就只剩下凌寒了。

    這是他突然想到的,所以才會脫口而出,但話出口之后,他的身上猛地起了一層寒意。

    對方是怎么做到的?

    “你、你、難道你又突破了?”他顫聲說道。

    咦,聯想能力這么豐富?

    凌寒不由一笑,點點頭道:“不錯!彼⑽P動氣息,達到了筑天基。

    祝陽州雖然一驚,可心中卻是平靜了下來。

    還好,他并不弱于對手。

    然而,凌寒的氣息再揚動時,卻是達到了筑極基的層次。

    什、什么!

    祝陽州頓時目瞪口呆,兩只眼睛瞪得銅鈴還大。

    又突破了?

    然而,這還沒有完,凌寒的氣息每揚動一下就會強大一個層次。

    祝陽州就眼睜睜地看著凌寒從筑人基一路飆到了化靈境,他已經完全傻逼了,只知道張大了嘴巴,完全說不出話來。

    “好玩吧?”凌寒笑著拍了拍祝陽州的肩。

    “不可能!絕不可能!”祝陽州反應了過來,“你就算是食靈體,修為也不可能這么暴漲!是了,你一定是修煉了什么惑心術,才讓我失手殺死了劉嘉!

    “我只要堅守本心,你就休想迷惑得了我!”他大吼一聲,揮劍向著凌寒斬了過去。

    凌寒一笑,伸出兩指,很隨意地便將劍鋒夾住。

    祝陽州用力扭轉劍柄,以此劍的鋒利,完全可以將凌寒的手指瞬間切斷。

    然而,他用力之下,卻聽“鏘”地一聲,便見劍身斷了。

    尼瑪!

    劍斷了?

    祝陽州不可思議地看著斷劍,“當”地一聲,劍尖落地,發出了脆響,他卻是如若未聞。

    嗯,他一定出門時帶了假劍,一定是,哈哈!

    “死!”他棄劍,一拳砸向凌寒。

    凌寒隨意揮動一下斷劍,噗,頓見血光飛濺。

    祝陽州慘叫,捧著斷腕而退,只見他的右手已經被生生砍了下來。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他驚呼道,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竟是成了殘廢。

    “唉,我本欲低調,你又為何要來招惹我?”凌寒搖搖頭,“你這是在作死!”

    你低調個妹!

    十天半個月,你就從通脈境邁上了仙途,這叫低調?

    有你這樣低調的?

    “你到底是誰!”祝陽州吼道。

    “這你就不用知道了!绷韬疀]有道出自己的名字,這片土地之中極可能沉睡著阿含佛,那可是大帝啊,哪怕是在沉睡又或是養傷,但凌寒也不想大意。

    他一劍斬出,噗,祝陽州便被他斬成了兩截,但凌寒一念轉過,火焰焚起,又將祝陽州燒成了灰燼。

    他沒有動劉嘉的尸體,這只要調查一下,就能發現是祝陽州下得手,而祝陽州從此失蹤,肯定是畏罪潛逃了。

    至于為什么祝陽州要殺劉嘉,那就讓別人去想吧,他才懶得去編哩。

    好,該去賺積分了。
    還在找"神道丹尊"免費小說?
    百度直接搜索: "易看小說" 看小說很簡單!
    (www.nyfmzx.live = 易看小說)
北京pk10客户端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