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看小說 > 玄幻魔法 > 秣馬南宋 > 正文 第五百八十章 呂文福致仕
    第五百八十章呂文福致仕

    將石斌幾人請進會客廳上了壺茶后,呂文德便開口說道:“石兄弟打算怎么辦?”但石斌卻不答話,而是微笑的看了看呂文德,并給了他一個眼神,要他看看門外。

    順著石斌的眼光看去,門外并無一物,但是讓呂文德想起了還在院中站著并未被請進會客廳的幾位京官。臉上立刻尷尬起來。

    “呂大哥真是關心則亂,咱們的事待會再談,先把那幾個愛嚼舌根的家伙安頓好再說。”石斌笑道。

    這話當然非常正確,石斌又不介意他先去處理完這小事,呂文德當然立馬去處理這些令人頭疼的家伙。沒多久就從院中傳來了幾句爭吵,但隨著呂文德的幾句明顯是帶著威脅的怒吼,院中也就悄然無聲了。

    回到會客廳的呂文德似乎想起了什么,開口笑道:“石兄弟,這里雖然是我的府邸但是來往的人還是多了點,咱們換個地方談,去我的房吧。”

    本就不想在這么一個大的會客廳談這么敏感的問題,石斌擔心談話內容萬一被一些心懷叵測的下人聽到,自己和呂文德就會惹上大麻煩。所以呂文德話音一落,石斌就表示同意,并且暗示最好是在密室中談。這種話應該是不傳六耳。

    思考一番之后,覺得石斌的話有道理,呂文德便將其帶進了臥室。不得不佩服呂文德老奸巨猾,他將密室的入口設置在了床下面,開關則是一顆不起眼的釘子。這樣的設計幾乎沒人會想到。

    “呂大哥,不論呂文福是否是針對我,但他的這個態度與你我堅持抗元的態度背道而馳。這是很嚴重的問題,馬虎不得。更讓我感覺不安的是,這次不僅他一個人這么干,還拉不少人一起搖旗吶喊,導致趙葵和李芾二人都沒說服皇帝與元人開戰,弄得皇帝堅持首先和談,和談不成再開戰。”石斌很嚴肅的說道。

    “呂文福這次做的事情的確太可惡,不論他是不是針對石兄弟,他都觸碰了我的底線,如果他還是不知悔改,不用石兄弟說,我一定要他好看!”呂文德非常肯定的說道。

    “希望如此。”石斌笑了笑。

    “請問呂大哥,遠的咱們先不說,首先咱們得說說眼下怎么辦。元人蠢蠢欲動,皇帝又成了投降派,你這弟弟該怎么辦?”賈玲冷冰冰的說道,“他是罪魁禍首不要想置身事外!他必須想辦法將皇帝拉回到主戰派一邊來。”

    “這是自然,就是這家伙想置身事外我都不會同意。”呂文德‘咬牙切齒’的說道,“他將你我弄得如此危險,我怎么能讓他能夠輕易脫身?”

    雖然看出來呂文德說話時有做戲的味道,但也是七分真三分假,大體是能夠信的。所以石斌并未表現出不滿,反而而笑著點點頭,表示感謝。

    其實,對于呂文德是否真的支持自己石斌并不在意,石斌只是想知道呂文德對抗元是否還一如既往的堅定。如今知道呂文德并未被呂文福影響,石斌也就放了心。

    “呂大哥,那你打算怎么讓呂文福彌補這個大過錯?”賽西施開口問道。

    具體怎么彌補過錯呂文德壓根就沒想過,一是不想想,二是沒空想。自石斌來后他就處于高度緊張中,哪里有空閑想具體解決方案?

    看著呂文德一臉苦相,石斌幾個知道他壓根還沒想到辦法,不想逼迫他,也就示意讓他不要急慢慢想,到時候再一起商討是否可行。還沒想多久,密室的門上就傳來了有節奏的敲打聲,明顯是

    府中有大事發生要呂文德前去處理。

    一邊是盟友的事,一邊是自己的事,而且兩邊肯定都不是小事,這讓呂文德心煩意亂壓根就無法再冷靜思考,只能苦著臉搖頭。搖了沒幾下呂文德又抬起頭給了石斌一個眼神,希望暫時先不談呂文福的事情,先出去處理完府中的事情。

    明顯呂文德現在無心再想此事,強留也是無用,石斌只好同意了他的意思,先出去處理完府中的事情再繼續談。

    一出密室,院中就傳來了一陣熟悉的聲音——呂文福的吵鬧聲。

    這讓石斌、賈玲、賽西施和許風都停住了腳步,表示就待在呂文德的臥室之中不隨他出去了。為防呂文福和石斌幾個撞上,呂文德飛快的走出臥室找呂文福交談去了。

    “怎么辦?呂文福這么快就跟來了。”石斌問道。

    “他多半還不知道我們來了,我看呂文德的手下都不多嘴。但呂文福多半會顛倒黑白,而且會攛掇呂文德轉變立場做投降派。”賈玲說道。

    “小玲說得有道理。但呂文德對大宋還是很忠心的,不會被呂文福三言兩語就說得動搖,即使蒙哥親自來做說客也不會這么容易就變投降派。”石斌說道,“但是很可能被呂文福說得想再次和稀泥,讓此事不了了之,畢竟血濃于水。”

    石斌的這個看法賈玲幾人都非常同意。呂文德雖然還算正直但是也很護短,從他任人唯親就能看出來,所以他確實很容易再次成為一個和稀泥的家伙。

    “那就絕不能讓他再次和稀泥,咱們得盡快商量出一個懲罰呂文福的辦法來,不然時間一久可就麻煩了。”賽西施催促道。

    于是石斌幾個立刻就開始想辦法。

    第一個說話的是賈玲,她說道:“咱們要呂文福和我們壓來的幾個官員寫都寫請罪折子,讓他們都勸皇帝改變立場,堅持戰斗。”

    “這樣就完了?”石斌問道。

    這回賈玲聳聳肩,點點頭,表示她暫時能想到的就這么多。

    無奈的搖了搖頭,又將目光轉向了賽西施。卻見賽西施笑著說道:“要不咱們干脆讓他沒官當?”

    沒官當?這可是個有些瘋狂的想法。如今呂文福好歹是一州統制,這么點事情就罷官?實在是不可能。

    “西施,你這想法有些太虛幻了吧?呂文福這一州統制,僅僅說了幾句和談的話就被罷官···這種理由沒人會服。”石斌笑道。

    賈玲和許風二人也連連點頭,表示這純粹是癡人說夢,沒有任何可行性。

    “誰說我是要想辦法罷他的官?我是要他致仕。”賽西施笑道。

    所謂致仕,就是指官員正常退休。這話更讓石斌三個感覺不可思議,誰會有官不當卻回家當個土財主?但看賽西施的模樣似乎又不是在胡說八道,于是尋問起辦法來。

    “其實也不難,咱們只要通過吏部對呂文福施壓,讓吏部頻頻的斥責他,以他的脾氣肯定會受不了自己走人的。”賽西施笑道,“當然,這個辦法略顯陰暗是備用方案,首選方案是通過呂文德的勸說讓他致仕。”

    致仕的確是一個不錯的辦法,人走茶涼是千古不變的真理。只要呂文福不再當官,即使他是個堅定的投降派別人也不會理他。

    于是石斌幾人確定了賽西施的兩個辦法,先讓呂文德勸說,勸說不成再使陰招。至于現在,石斌則派人通知呂文德他沒多少耐性了。

    得知石斌沒耐性,呂文德便扔下了不住勸說自己贊成和談的呂文福回了臥室。

    “石兄弟,怎么了,有什么事嗎?我正在和呂文福談呢。”

    “沒什么,呂大哥。兄弟我想到了一個一勞永逸的好辦法來解決這個問題。”

    ‘一勞永逸’,呂文德聽到這個詞立刻緊張起來。

    見呂文德一臉的緊張,知道他誤會了,石斌立刻笑道:“呂大哥想到哪里去了,我可沒有半點要害呂文福的意思。我的意思是讓他致仕。”

    “致仕?”不得不說這其實是個好辦法。呂文福不僅不知恩圖報還暗中通元,如今又和投降派勾結要皇帝和談,讓石斌處境危險,絕對是個十足的混蛋。能給他一個善終,已經是石斌非常大的讓步了。

    但是呂文福畢竟是呂家人,呂文德不想自家弟兄就這么沒了官職,太虧。于是打算和石斌再談一談。

    低頭沉思一番之后,說道:“石兄弟,我那兄弟確實不是個東西,但你就這么讓他不當官了恐怕他會胡來,到時候不好收拾,不如咱們商量一個稍稍溫和點的辦法?”

    “溫和點的辦法?”石斌疑惑的問道。

    “對,比如去了他的實職,給他一個散官當。”呂文德提議道。

    “散官?”在石斌看來這的確是個不錯的辦法,但是也不甘心讓呂文福就這么舒舒服服的過了這坎。正要反對時,耳旁傳來了賈玲的聲音,“答應他。”

    明白賈玲這是要自己給呂文德一些面子,不要讓呂文德太難看。反正去了實職的呂文福也就沒什么能量,即使是投降派也不會怎么搭理他,要整治這種人非常簡單,于是石斌也就答應了。

    “呂大哥,請你言而有信,讓呂文福能做個好散官。如果他當了散官還不安分,那兄弟我可就得想辦法讓他致仕了。到時候就是你來求情也恕我不能答應。”石斌非常肯定的說道。

    從石斌的語氣中呂文德知道他不是在開玩笑,于是立刻答應了下來,并保證呂文福很快就會成一個散官,而且不再胡亂說話。

    既然得到了呂文德的承諾,又想到了讓呂文福致仕的辦法,石斌便帶著賈玲幾個從呂府的后門離開了。

    這次呂文德辦事非常利索也非常漂亮,一個月之內呂文福便成了云麾將軍。這個結果讓石斌還滿意,但賈玲和賽西施卻并不滿意,表示要痛打落水狗。

    由于石斌爭不過兩只母老虎,也不想和她們為此生出矛盾,最終任由賈玲去做,他自己則裝作不知

    既然如此,賈玲自然就不再擔心,一個勁的給賈似道去信要他聯系門生舊部合伙罷了呂文福的官職。賈似道當然不會那么輕易就上套,給賈玲這女兒當槍使,不僅了解了始末還故意拖拉了幾次才表示可以考慮。

    沒想到事情這么麻煩的賈玲非常惱火,一改往日還算講理的性子,蠻橫起來。

    石斌可受不了這些,立刻給趙葵和李芾各自去了一封信,請他們幫忙去了呂文福這顆毒瘤。趙葵與李芾也不是好相與的,尤其是趙葵要報之前的一箭之仇,所以兩人也是拖拖拉拉表示要思考一番。

    最終石斌受不了,表示愿意不要半年撥款來獲取二人的支持。果然是有錢能使鬼推磨,條件一開出,趙葵與李芾便一起彈劾呂文福,說他瀆職。賈似道見兩個宰相都這么說,他這個石斌的岳父豈能不表態?于是立刻附議。

    三個大佬一起彈劾區區一個散官哪里有不成功的?就是呂文德也保不住,所以在理宗收到這奏折時當下就批準。半月后呂文福便被迫致仕成了一介平民。

    秣馬南宋
    還在找"秣馬南宋"免費小說?
    百度直接搜索: "易看小說" 看小說很簡單!
    (www.nyfmzx.live = 易看小說)
北京pk10客户端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