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看小說 > 玄幻魔法 > 從星際歸來 > 正文 第六十九章
    一天結束后, 韓久月安心的在研究所住下了, 晚上和父親通了一個電話,對于父親那完全放心的態度,叮囑的幾句,韓久月呵呵應承下來。

    一天時間, 一日游變成度假游,還多了個老師和四個師兄,怎么看都是韓久月沒預料的。

    身份的轉變, 第二天, 韓久月就察覺出來, 吃過早飯,收拾一下, 在約好時間,出了招待所大門,和嚴晨一起去了自動化研究所, 這次韓久月跟著嚴晨直接上了二樓。

    一個門一個門刷卡進入, 來到一個掛著08項目牌子的部門,房間里人不算多, 但也有六人左右, 除了旁邊的辦公區,其他全部是計算機屏幕顯示臺, 一個個坐在前面,認真的工作著。

    嚴晨帶著韓久月走到辦公區,把韓久月安排在自己辦公桌對面, 然后從靠墻書架上選了些書,放到韓久月面前。

    “上午時間,你就把機械設計基礎課程看看,下午幫我畫些零件結構圖,我看你制圖應該沒什么問題,”嚴晨把陌生人和師妹分的很清楚,雖然昨天和韓久月一見如故,但沒了師妹這層身份,不會把韓久月安排到08項目里。

    韓久月看著面前高數,機械制圖、機械原理、機械設計基礎、機械工程材料、機械制造工藝學等有關課本,抬頭看向嚴晨,等待解釋中。

    “別看我,這是老師和我說的,你基礎差,既然想往機械設計發展,這些基礎科目都要學習一下,高數肯定要學的,還有這些機械類的,等這些學完后,再安排你學習電工與電子技術、微機系統原理、控制工程、測試技術、數控技術,我的專業正好符合,教你沒什么問題,最后讓二師兄和三師兄教你材料學,材料力學、理論力學那些基礎,這些課程他們比我精通些,也省得我誤人子弟,”嚴晨板著臉,沒了昨天的嬉皮笑臉,力求讓自己顯得正經些。

    韓久月之前對什么感興趣,就學什么,和現在如此安排不太一樣,心中有些壓力大,但是自己選擇的路,硬著頭皮也要堅持下去,這是她一貫以來的想法。

    既然有了大拿老師,還有四個專業領域的師兄,和自己的計劃,不謀而合,韓久月雖然很想揪頭發,但也知道,這是必須經歷的,心底倒沒怨言。

    “知道了,師兄,你們也是為我好,”韓久月抬頭一眼,釋然的態度,讓嚴晨心底感慨一聲,總覺得老師眼光還是不錯的。

    “你能理解就好,畢竟你現在還在高中,和老師也只是名義上的關系,你現在主要任務就是學習基礎知識,而且老師也會通過這段時間觀察你,等你考上華大后,老師才會名正言順的把你收入門下,”嚴晨忍不住透露出來,畢竟這丫頭太吸引人注意力了,也怕別人惦記上,索性把老師的一些打算說了出來。

    韓久月很理解,她這個小師妹,說到底,和四個師兄不太一樣,就算如此,她也占了很大的便宜,但是,“師兄,我以后不一定考華大的!

    此話一出,讓嚴晨有些意外,拉過一個椅子,坐到旁邊,看向韓久月,“是不是擔心考不上,我聽你說,你現在成績班級第十,雖然文科不行,但是,高二選了理科,文科就不需要在意了,到時候有我們幾個師兄幫你補補,高考應該沒什么問題的!

    韓久月笑了笑,為嚴晨的關心,昨晚想了一宿,有些話肯定要提前和老師說明白,現在沒見著老師,那就和師兄談談,但是,不會提起自己為了設計戰斗機而學,因為,說出這種遠大的目標,也只是徒增笑話。

    所以,韓久月誠懇的說道,“師兄,我已經決定考空大,我想成為飛行員,這是我以前就確定下來的,喜歡機械設計,只是平時興趣,以后不會往這方面專研,但是,如果有機會,我也想深入學習,昨天老師和姚師兄就這么定下來,我沒辦法當面拒絕,畢竟我內心也很愿意,只是你們對我的期望,可能實現不了,昨晚我想了想,還是決定和你們如實說出來!

    嚴晨剛拿起水杯喝一口,撲哧一聲,噴了出去,而韓久月動作快的躲開,直接拿起旁邊的紙巾遞了過去。

    “師兄,你,”韓久月明明知道不說出來,也沒什么關系,但是,今天嚴晨的關心和用心,讓韓久月不想隱瞞下去。

    “你這夢想可比我厲害多了,”嚴晨半天后,結巴的說出一句話,并沒有被欺騙的感覺,反而對韓久月的目標感嘆起來。

    “師兄,別開玩笑了,”韓久月無奈的看著思維跳躍的嚴晨,總算明白二師兄為何對四師兄嚴格要求了。

    “我可沒開玩笑,我以前也想考軍校,只是,體檢沒過,后來只能拐著彎的實現一下理想,本科畢業后,就被老師看中,拿了雙學歷,研究生出來后,就進入研究所,這里和裝甲旅很近,我還去玩過一次呢,所有說,你比我厲害多了,”嚴晨感嘆一聲,忽而想起什么后,盯著韓久月看了看,瞬間有些哭笑不得了。

    “你別說,你這丫頭和我們如出一轍,怪不得老師把你收下了,哈哈,久月,你不知道,老師選的這些弟子,每個人開始的時候,都沒想往這方面發展,除了大師兄,”嚴晨一想到把這消息告訴老師,還有其他幾個師兄,那場面,嘿嘿笑出聲來。

    韓久月愣愣的看著笑開的嚴晨,“師兄,我這情況,是不是不符合老師的想法,老師會不會反悔啊,你倒是給我一句話!

    嚴晨一聽,止住笑,拿起紙巾擦了擦,擺了擺手,“沒事,你有這個雄心壯志,只會讓老師越挫越勇!

    韓久月瞇眼看了過去,早知道如此,還不如直接等幾天直接和老師談,就四師兄這不著調的性格,半天也談不到點子上,無奈一眼,“師兄,真沒問題!

    “沒問題,放心,如果你以后真不往這方面發展,老師也不會說什么的,老師現在收下你,最主要看到你想學,他只是期待你以后的發展,如果你有別的想法,老師還是支持的,只是,既然老師收下你,還是期望你別把這方面丟掉就行,畢竟人才難得,”嚴晨低聲一句,沒了剛才的調笑。

    “你這丫頭別多想,有機會我會和老師說一下的,現在主要任務,就是把你面前的書看完,”嚴晨肯定一句,這丫頭被老師收下,還是被他坑的,所以,嚴晨當然會幫著韓久月和老師說一聲。

    “真沒啥,”韓久月確認的又問了一句。

    嚴晨笑了笑,想起什么后,說道,“你知道你三師兄怎么來的!

    “怎么來的,”韓久月看著嚴晨不太在意的模樣,放松下來,好奇的問起。

    “那家伙,動力工程研究生,本來想去航空航天類研究所的,一直想研究飛機的發動機,后來,被老師盯上后,開始直接拒絕,但是,老師三天兩頭的電話,然后讀了老師的博士生,最后被老師拐騙到研究所,現在還有些不死心,研究裝甲發動機時,還研究飛機發動機,所以說,你還沒上大學,現在還沒看出你未來,老師只是比較欣賞你,就算你以后不往這方面發展也沒關系,”嚴晨看著韓久月不放心,直接賣起三師兄來。

    韓久月現在真不擔心老師會反悔了,反而對幾個師兄的問題好奇起來,“那二師兄呢!

    “他啊,和我差不多吧,喜歡槍械類研究,我們這邊其實不怎么研究槍械的,主攻裝甲炮之類,昨天那個測試項目,只是他自己喜歡的,老師也很支持,我么,你也看到了,我就喜歡未來科技類,要不然也不會再讀一個計算機,現在這個08項目,還是你那設計給了我靈感,我和老師談過后,就把項目立起來,對老師來說,不怕你有興趣,只怕你不想前進,所以,你那點想法,老師根本不在意,如果真能考上了空大,老師指不定還開心,但是,如果你真有設計這方面的天分,老師肯定會讓你繼續學習,那時候,你得多學一門專業了,所以,現在開始努力吧,我們這幾個師兄會好好教導你的,”嚴晨話匣子打開后,說了很多,更對韓久月如實告知,欣慰起來,畢竟有這么一位大拿老師,不是誰都有勇氣拒絕的。

    韓久月放下擔憂后,朝桌面看了過去,各種基礎課程,頓時把忐忑拋開了,如嚴晨所說,還是繼續努力吧,別多想了。

    一個星期,韓久月有了自動化研究所的門禁卡后,吃完早飯,搭著通勤車到自動化研究所,在08項目部開始學習起來。

    中午和嚴晨一起吃個飯,下午幫助嚴晨把08項目需要調整的設計畫出來,晚上把一天所學不明白的地方歸納起來,準備明天再詢問。

    又一個周日,晚飯時間,韓久月和嚴晨從08項目試驗區出來后,直奔食堂方向。

    今天三師兄回來,老師也有空閑,準備聚聚,當然,最主要的事,是夏長春準備把韓久月正式介紹給自己的幾個弟子。

    在韓久月和嚴晨實話實說后,夏長春立馬就知道了,雖然看出韓久月沒有專研的想法,但是真沒料到這丫頭早早就確定好目標,雖有遺憾,但夏長春并沒表現出來。

    通過一周時間,從夏晨那得知,這丫頭并沒一時興起,反而認真努力,這讓夏長春遺憾的同時,更為欣賞起來。

    當然,在知道韓久月幫著嚴晨調整項目方向,有些重大進展后,對韓久月未來所想,夏長春覺得一點也不重要了,畢竟他那些弟子也各有想法。

    夏長春沒有反悔,反而在三弟子胡銓回來后,想把韓久月小弟子的身份落實下來,比起剛開始被嚴晨坑了后無奈答應,更為用心了。

    食堂包廂里,除了大師兄紀明天不在,其他人全部到齊,韓久月和嚴晨因為項目測試所以最晚到達。

    兩人一進包廂,坐在首位的夏長春抬頭看了過去,招了招手,“進來吧,反正沒什么外人,久月坐我身邊來!

    韓久月看著嚴晨對自己示意一眼后,和坐著的姚師兄和另外一個陌生人,點了點頭,直接坐到夏長春旁邊,低聲一句,“老師好!

    “好,”夏長春一聽,笑開了,和藹的看向韓久月,對其他三人說道,“你們三個聽著,這就是你們的小師妹,韓久月,久月,在座各位,你基本都認識了,坐門口的那個就是你三師兄胡銓,你大師兄紀明天不在,等下次有機會,老師帶你去見見!

    韓久月雖然通過嚴晨確定后,放松下來,但是,現在聽夏長春承認自己,那感覺當然是不一樣的,側頭看了一眼,“好的,老師!

    “聽你四師兄說起你的學習進度,我很滿意,雖然你以后不一定往這方面發展,但是,既然我是你老師,我還是會要求你繼續學下去,你沒什么意見吧,”夏長春做不出讓韓久月轉換目標的想法,可是,對韓久月未來還有些期望。

    “嚴師兄已經和我說過了,放心吧,老師,我對現在所學挺喜歡的,以后也不會放棄,”韓久月明確表態,對于老師的理解很愉悅。

    “你能這么想,我就放心了,你現在高中沒畢業,我希望這兩年,你可以把基礎知識補充完成,如果高考的時候,你還沒放棄考空大的想法,我希望你大學時,再考一個學位,到時候,老師會幫你安排,你覺得怎么樣,”夏長春既然定下韓久月的身份,立馬拿起老師的態度來,嚴格要求起來。

    韓久月眉心一跳,朝夏長春看了過去,余光瞥了一眼三個師兄微妙的表情,果斷在這里等著,立馬保證起來,“我也是這么想的,老師,學兩年,怎么也要考個學位來,要不然,不是浪費了!

    夏長春和藹一笑,抬手拍了拍韓久月的肩膀,滿意十足,“不錯,我的學生就該如此,別像你這些師兄們,還得我在后面嘮叨,一個個沒半點主動性!

    “老師,你這話也太過了吧,你不能有了小師妹,就忘了我,我那計算機學位可是主動考的,”其他兩個師兄安穩而坐,嚴晨卻跳了起來。

    “你那是三心二意,我可沒讓你考計算機,”夏長春淡淡一眼看了過去。

    姚凌政和胡銓看著嚴晨夸下的臉,低頭笑了起來,夏長春立馬看了過去,“你們倆個也別笑,本職工作沒做好,整天想東想西,要不是我盯著,你們倆那項目進度到現在肯定跟不上!

    “老師,你以前可不是這么說的,”胡銓坐不安穩了,立馬提了一句。

    “以前我是放任你們了,但現在情況不一樣,最起碼先把本職工作做好,這段時間,你們倆給我認真點,”夏長春給兩個弟子提醒道。

    “知道了,老師,”姚凌政和胡銓反應過來,明白現在是88a關鍵時刻,老師肯定也開始著急進展,順從的答應下來。

    “明白就好,我也不是不讓你們做喜歡的那些研究,只是現在每分每秒都要抓緊,等88a成型,到時候,想讓我管你們,我也不想管,”夏長春看著兩個弟子轉過彎,放心一笑,隨即說道,“你們小師妹呢,這段時間就跟著嚴晨,嚴晨手上的程序設計基本完成了,只等最后測試,等這項目結束,你們倆接手久月,給我好好帶,知道沒!

    “好的,老師,放心吧,”兩人異口同聲答應下來,這活最輕松,瞇眼看著一旁樂呵的嚴晨,也沒想到,竟然讓這家伙提前和小師妹親近起來。

    菜一上,剛才那訓人的氣氛立馬消失,熱鬧起來,韓久月置身其中,感受到大家的親近,沒了距離感,也很快和老師熟悉起來,當然,還有另外兩位師兄。

    一頓飯后,夏長春拍了拍韓久月的肩膀,叮囑幾句,才離開,畢竟和他們一比,夏長春的事更多。

    一個月時間,韓久月進行系統的學習,為了能看懂高數,把高中三年的數學都過了一遍,也算拼著老命了。

    機械類課程的進度已經到了一半,因為另外兩位師兄在努力完成老師交代的任務,韓久月并沒太過打擾,只和他們一起吃了幾頓飯。

    期間幾天,韓久月把一天的計劃完成后,嚴晨就帶著她把整個研究所逛了一遍,當然,也增加了韓久月的知識儲備。

    除了學習和幫著嚴晨打打下手,韓久月隔幾天還會去靶場一游,那熟練的槍術已經練成,當然,碰上徐敦后,閑聊幾句,都能被突然出現的嚴晨拉走。

    所以,一個月后,韓久月和嚴晨關系突飛猛進起來,讓準備離開的韓久月也有些不舍,但是,也知道自己快開學了。

    韓久月的離開,是大家早就有準備的,畢竟和他們不一樣,最后一天,夏長春和四個師兄妹一起吃了頓飯,當然,言語中讓韓久月周末有空別忘記過來,也讓韓久月不舍得想法立馬沒了。

    來時兩手空空,回去時,除了自己的書包外,還有兩個行李袋,里面除了換洗衣物,其他全部都是書籍,可見這趟度假,多么痛并快樂著。

    高啟從夏長春那了解后,在知道韓久月成為夏長春學生時一臉驚訝,但是,比起他的設想,更為滿意。

    高啟開車把韓久月從研究所接出來,送到南堂巷后,沒立刻離開,幫著韓久月,把行李拎到院子里。

    看著準備進屋的韓久月,高啟抬頭一句,“既然你已經成為老夏的學生,那么周末有空,你就自己過去,那兩張卡你放好,我就不收回去了!

    韓久月很感謝高啟,沒有他,也遇不上老師,當然,也遇不到那些師兄們,笑了笑,“知道了,啟哥,這次謝謝你了,要不然我也不會認識老師!

    “你能被老夏收下,是你自己努力的結果,謝我干嘛,以后好好學,你那幾個師兄都是人才,你也別落下,”高啟點頭,很滿意研究所一游的成果,意料之外的驚喜。

    “恩,放心吧,我會跟老師好好學的,這機會,一般人都碰不上,”韓久月發現重生回來后,一些事雖然曲折,但是,總能最后達成。

    高啟抬手拍了拍韓久月的肩膀,一個月沒見,這丫頭倒是成長了,“你這樣想,我就放心了,我還等著你以后來咱研究所呢!

    此話一出,讓韓久月楞了楞,自己的事也就老師和三個師兄知道,完全忘記告訴高啟了。

    韓久月剛想開口告訴高啟自己的情況,就讓高啟打斷了,“別多想,反正我也就這么一想,最后還要看你自己,讓你去研究所參觀學習,只是想讓你提高些興趣,我早就看出你的心思不在這上面,現在老夏把你收下,即使你以后不往這方面發展,但老夏也不會放任你自流的,有這結果,對你以后也好,你的路,靠你自己走,記得,有問題,還是可以打電話給我的,怎么樣,我也是你的啟哥!

    韓久月點了點頭,總覺得自己一直被照顧,“啟哥,讓你費心了,其實,我和老師談過了,以后我會考空大,只是,也不會放棄現在所學!

    高啟意料之中的聽到韓久月的答案,對于以前韓久月的百般推脫,總算明白過來了,“你早就想好了!

    “前段時間想清楚了,”韓久月總覺得這是自己的想法,其實不太愿意和別人多談,只是,那些照顧和關心,讓韓久月無法隱藏。

    “你啊,我就知道,你一直是個有主意的,行,既然決定,就努力,以后不管到哪里,別忘了咱研究所,”高啟并沒在意韓久月隱瞞,發現這丫頭早就計劃好未來,對她小小年紀這般堅定,更為感嘆起來,當然,也多了些疼惜,畢竟韓久月的家庭狀況他早就查的一清二楚。

    韓久月剛想說話,手機響了起來,抬頭看了一眼高啟,而高啟擺了擺手,“我先走了,那邊還有事,記得,有事電話我!

    韓久月點了點頭,看著高啟直接往外的身影,輕松笑了起來,關上門后,接通電話,往屋內走去。

    “久月啊,到家沒,”吳凱低聲問道。

    一個多月沒見到人影,雖然有幾個通話,吳凱還是有些擔心,前天知道這家伙今天回來了,吃完早飯,就立馬打電話過來。

    “剛到家,你這電話可真及時,”韓久月往客廳沙發上一躺,行李都懶的收拾,漫不經心的回道。

    “真到家了,那下午一起去網吧,你倒是逍遙自在,去外面度假,我們這些兄弟,你是不是早就忘了,”吳凱呵呵一笑,調侃起來。

    “你們不是想我,是想我帶著你們玩游戲吧,你暑假作業做完啦,”韓久月低聲一句,直接提起吳凱最為頭疼的事來。

    “你這家伙,哪壺不開提哪壺,我還等著你回來,抄一下,”吳凱無語的翻了個白眼。

    “別想了,我一個字也沒動,正好下午我沒事,大家一起去茶館做作業吧,叫上蔣超他們,”韓久月覺得自己這個暑假水深火熱,怎么也得讓大家一起享受一下。

    “還有一個多星期呢,久月,你這剛回來,就開始安排了,先放松放松幾天,最后幾天再做作業吧,”吳凱開始討價還價起來,他們這一大幫子人,說話最管用的就是韓久月了,玩游戲好,打架也好,當然,成績也不錯。

    “那你最后幾天再聯系我吧,”韓久月順口一句。

    “別,下午就下午,對了,李棠朝知道你今天回來,又約我們去吃飯了,讓我告訴你一聲,久月,你看我們去不去啊,”吳凱想起什么事后,直接問起韓久月的意見來。

    “不是拒絕了幾次后,不再提嗎,怎么又說了,”自從那次大家幫著李棠朝揍了二十幾個人后,雖然都沒再提起,但是,李棠朝約了好幾次飯局,都讓韓久月拒絕了。

    “這次那個林岳然請客,他們倆和好了,哈哈,”吳凱對這情況有些好奇,當然,對于韓久月那天,和李棠朝與林岳然沒頭沒腦的話,心中有些猜測,總覺得這頓飯是沖著韓久月來的。

    “你們想去,”韓久月聽著話音,立馬反應過來。

    吳凱嘿嘿一笑,“就是想看看這兩人怎么和好的,而且,李棠朝說,這次去南匯會所吃飯,我一直想去!

    韓久月想了想,覺得這一個多月單調而重復的日子,讓她的精神有些緊繃,也該輕松一下,“那行吧,什么時候!

    “今晚,特地等你回來才安排的,也算幫你接風了,”吳凱笑著說道。

    “省省吧,你們就是想自己去玩,別推我身上,幾個人去,”韓久月呵呵一笑,怎么會不了解這幫人的想法。

    “除了童菲,這丫頭又去她姥姥家了,整個暑假也沒看到,衛海那邊,我待會打電話,”吳凱安排起來。

    “好,我沒問題,下午帶上暑假作業茶館見,別忘了,”韓久月提醒一句,直接答應下來,反正是林岳然請客,理所當然起來。

    “行行,你是老大,我都以為你忘了,我待會打個電話給他們,下午茶館集合啊,”吳凱看著韓久月不改主意,無奈的答應下來。

    韓久月和吳凱通話結束后,直接給父親打了一個電話,告知一聲,正好父親比較忙,知道自己安全到家后,囑咐幾聲,才掛斷。

    休息一會兒,韓久月開始打掃起屋內和院子,把帶回來的書本整理好,放在書架上,然后把暑假作業找出來放到書包里。

    收拾完后,看了看時間,韓久月沒換衣服,把頭發扎成小啾啾,穿著這些天的墨綠短袖和迷彩褲就出了門。
    還在找"從星際歸來"免費小說?
    百度直接搜索: "易看小說" 看小說很簡單!
    (www.nyfmzx.live = 易看小說)
北京pk10客户端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