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看小說 > 其他小說 > 你怕不是想上天 > 正文 第一卷 莫問前路無知己 第九十八章 寧可永劫受沉淪
    蘭幽這挑釁的話還沒落罷。

    霎時陰風陣陣,一片鬼哭狼嚎之聲,原來是那幾名陣門外門,經過這得以拖延的一些時間,構筑好了他們的法陣。

    天地本來清朗,但在這片林子里,就好像陡然布上了一陣霧罩,滾滾黑霧,把蘭幽封困其中。

    那幾名陣門弟子,各站方位,守在陣腳,隨著他們施法詠念,腳踩步罡,霧色之中,就好像緩緩打開了一道虛無的大門,撕裂了這處空間界限,陰冷的涼風如同黃泉深淵而起,在那虛無的漆黑大門中刮起,夾帶著凄厲的鬼哭嗚咽,道道黑煙從其中躥出,幻化人形。

    有披頭散發者,有斷頭殘肢者,活靈活現,飄飄蕩蕩,凄厲嘶嚎。

    其中有人一指令下,那團團黑煙所幻化的人形,當即慘叫更甚,瘋狂的便朝蘭幽撲去,一張張猙獰可怖的面龐,滿布戾氣。

    這是靈體!

    三千世界,有靈之物,身死魂滅,意識泯滅,唯一點真靈不散,或逸散自然天地,或借萬物之胎再生于世,或怨念不消,集聚黃泉九幽。

    大能之輩,功參造化,明悟天地自然,洞玄虛,開天眼,自能看清本質,更有甚者,參透個中玄機,在身死道消之際,維持那一縷真靈不被天地法則所束,留存意識,假借人胎而重返世間,道家稱為奪舍,佛家冠以輪回,其中更有無數失敗的范例,徹底淪為黃泉九幽的住民。

    怨念不散,以吞噬同類為生,是為鬼修。

    但普羅大眾,皆為尋常,被自然天地排斥,九幽成為棲身之所,怨念積聚,重返人間的渴望,每每撕破黃泉九幽的限制,返陽而歸,飄蕩天地,世間流傳的惡靈怨鬼,由此而來。

    修士功參造化,無上神通,可以通過很多方法,能溝通到黃泉九幽一界,打開冥府大門,馭使甚至鞭笞此等邪物,為自己所用。

    更甚至有劍走偏鋒的修行之人,煉惡靈成鬼王,修行鬼道。

    陣門一峰,無數流派,自然也有此等修法,不過卻很少有人會修習這樣無比兇險的惡鬼之道,便是一身正氣,修習此道,也常會受惡鬼怨念所染,久而久之,自然性情暴戾兇狠,由正入邪。

    陣宗玄門正宗,此等可謂邪道之流,有借鑒之處,卻并不大肆向弟子門人傳習。

    這百鬼夜行陣,便是其中典范。

    這幾人所布之陣,竟然便是這召喚惡靈兇鬼之陣!

    沒想到區區外門弟子,竟然也有合力施展此陣的本事。

    這是蘭幽之前可沒有領教過的。

    這布陣幾人,怕不是合力在萬物坊兌換了這玄妙法陣,幾經練習,備下殺招,只等弟子競選來一試究竟了。

    能被外門弟子兌換,自然也不會是何等高深的法門,這百鬼夜行之陣,也不過是有其名,無其真罷了。

    對這堪稱邪流的修法,陣宗是有限制的。

    修為不夠,只能落得被惡鬼反噬的下場。

    由此,這法陣所召喚而出的,也不過是一些早已泯滅了意識沒有‘真我’的靈體罷了。

    別說鬼王,就連‘惡鬼’都算不上。

    只是一些極具負面情緒,惡念怨念滔天的無主之靈。

    雖然是簡化版的百鬼夜行之陣,但也不是普通的外門弟子就能獨自施展的,所以

    ,這幾人才會聯手來施展。

    倒是微微讓蘭幽有些驚訝。

    不過卻是無用。

    雖然有陣法遮掩,算是把此處淪為了黃泉九幽的空間,讓這些靈體不至于暴露在自然天地,受天地正氣所壓制,乃至暴斃,但是修士本身便氣血方剛,一身真氣,對這陰靈邪體,天然有克制的優勢。

    而這些,也不過是連雜魚都算不上的九幽螻蟻,無主之靈,更是不濟。

    再何況,蘭幽乃是劍門外門,雖然并沒有入門,但好歹也勉強算踏入了劍修一道。

    自來劍修最強,無可爭議。

    不止一柄飛劍所向披靡,殺伐果斷,更是劍心純粹,不受外物侵蝕,對這惡鬼,更加克制極大。

    這惡靈修為不夠,并沒有實體攻擊的能力,自然真靈,沒有魂返天地,淪為九幽裔民,殘留怨念罷了。

    也就是這種種恨念怨念,負面情緒的侵擾,才是它們的攻擊手段,心智不堅著,往往受此侵蝕,輪為喪志玩物,為它們得逞,說白了,就是精神層面的另一場角斗。

    股股黑煙,瞬時穿入了蘭幽體內。

    當即,一股股意念,就像潮水一般蕩漾擴散。

    負面情緒無限被放大。

    蘭幽不自覺回想起,年幼時,異于常人羨慕女子受人輕視嘲笑的痛苦,回想起不被家人安慰反被遺棄心中的怨恨,即便后來走了千里,在陣宗辛苦求存,也受盡了欺負。

    那種種痛苦,那種種不甘,那種種怨恨,那種種憤怒,在一瞬間無限放大。

    無數瘋狂的念頭陡然而生!

    性格孤僻,羨慕女子又如何,便是有悖常人,便該被人嘲笑么?

    生養父母,至親骨肉,便因為外人的嘲笑,便能狠心遺棄自己么?

    辛辛苦苦來陣宗修行,受盡了欺負何為,就是要出人頭地,讓那些看輕自己嘲笑自己的人,都死,都要死!

    邪靈入體,勾起了無數痛苦的回憶,也在它們的驅使下,這無數的負面情緒由點及面,被一點點串聯起來,仿佛有無數的聲音,在嘲笑,在勸導,在哄鬧。

    “殺,殺光他們......”

    “為什么對你如此不公平,本不該如此,都是他們,都是他們......”

    “只有他們的血,才能洗刷沖凈你心中的恨......”

    仿佛看見一具具尸體倒在自己的面前,那一張張驚惶恐懼的面容,那一副副卑微求饒的面孔,讓蘭幽痛快以極。

    無比痛快!

    正該如此!

    霧氣之中,蘭幽執劍而立,陷入僵持,表情時痛苦,時瘋狂,時快意,握劍的手,也不住顫抖,青筋暴起。

    他又看清了那兩張記憶中早已模糊的臉,已經朽朽老矣,他們痛哭涕零,他們叩頭求饒,他們抱著自己的腿祈求寬恕。

    瘋狂的蘭幽手起劍落,揚聲長嘯。

    “早知如此,何必當初!”

    鮮血,濺了一身,一地的尸體,包括他們,處處殘肢斷臂,破肚腸露,猶如人間煉獄。

    無數的聲音仍在吵鬧,叫囂。

    “正該

    如此,正該如此......”

    “殺殺殺,一個不留,一個不留,發泄吧,不狠狠發泄,如何洗刷恥辱......”

    “桀桀桀,唯有手中劍,才能快你胸臆,這些,還不夠,還不夠......”

    “是這天地不公,讓你命運堪薄多舛,這些怎么夠,怎么夠......”

    霧色中,蘭幽仍然執劍不動,他的神情無比陰暗復雜,仿佛在糾結,在困索,他那一雙好看的丹鳳眼,此刻眸中都是血絲,無比可怖。

    那布陣幾人,隱隱欣喜,但仍是吟吟念念,維系著法陣。

    何銘與項承,表情仍然嚴峻。

    此刻出手,無疑是最好的時機,蘭幽已被惡靈纏身,陷入了自我迷惘。

    但是他們對視了一眼,卻皆沒有行動,也制止了同伴的行動。

    這陣法,未免太過邪惡了。

    這還是簡化版本,難怪鬼修一法,被斥為邪道。

    如此,便是勝了,也難免落人口舌。

    這幾乎算是在毀人道心了。

    雖然他們并不知此刻蘭幽在惡靈的引導之下,都經歷了什么,但只是見他那不停變換的猙獰神情,便也能猜想到一二。

    負面情緒的擴散放大,往往會讓人陷入一種難以掙脫的境地,一旦深陷其中,便會迷失自我,徹底被這負面情緒引導,失去理智,成為種種惡念驅使的傀儡。

    也就這一對眼的功夫,卻見場中蘭幽陡然杵劍插地,半蹲在地,扶著那狠狠插入半截劍身在地的寶劍,猛地大口喘息,額頭冒出一顆顆豆大的汗水。

    何銘與項承都是一驚,面色頓變,他竟然這么快就掙脫了惡靈!

    蘭幽邪魅的眼神,已經落在了他們身上。

    他抬頭望著兩人,嘴角的笑容,此刻無比陰冷。

    本就俊美的面龐,因為這笑容,更顯邪異妖艷。

    “你們——”

    長長吐了口氣,又略作深吸。

    蘭幽眼神妖魅,“惹怒我了!

    一舔唇角,倉啷劍鳴。

    再度拔劍在手,頓時無形劍氣縱橫,以他為點,四面擴散,沖擊波就像奔流的怒濤,狠狠蕩清了天地。

    霧氣在這沖擊之下,頃刻蕩清,鬼哭狼嚎之聲大作,更加凄厲,隨著霧氣消散,道道黑煙被蘭幽劍氣震出體外,眨眼在陽光下暴露繼而湮滅。

    那幾名布陣的陣門弟子,首當其沖,被無形劍氣沖擊,再也守不住陣腳,赫然受擊摔倒,瞳孔驚收時,口中已經噴出了血來。

    那一道道劍氣入體,絞得他們胸中氣悶,氣血不住翻涌,連體內真氣也紊亂,不受控制!

    “寧可永劫受沉淪,不從諸圣求解脫!”

    “這便是我的劍道!”

    蘭幽陡然怒喝,一劍在手,劍氣狂嘯。

    直指何銘項承兩人。

    “動手!”

    項承喝了一聲。

    他以及另外兩名馭門弟子,馭使青牛妖虎貍貓,攔住蘭幽執劍猛沖而來的身形。

    (本章完)
    還在找"你怕不是想上天"免費小說?
    百度直接搜索: "易看小說" 看小說很簡單!
    (www.nyfmzx.live = 易看小說)
北京pk10客户端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