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看小說 > 其他小說 > 坑宿主的一百萬種方式 > 正文 337、愣著干嘛,跑!
    誰敢去?船員們見鬼似的表情。

    “我去!毖η帏B上前一步,然后是閆歡、葉莉婭、江小川、星桐等等。

    “我也去!贝蠛涌聪蜻@批勇敢的同僚,心有感觸。

    男人大丈夫,怕個鳥。

    “去取樣不必太多人,就你、還有你跟我一起去吧!贝蠛託J點薛青鳥和星桐去。

    江小川默默贊他有眼光,把隊里一半近戰挑走。

    不放心的船長叮囑:“你們穿上防護服進去吧,以防萬一!

    “我也想去嘛……”葉莉婭委屈地嘟囔,她想見識貨艙是什么樣子。

    于是,三位勇士去穿防護服進入貨艙,接著船長、安吉和孫鷹回到駕駛艙的控制室監視貨艙。

    全套黑色的防護服加透明的橙黃頭罩,薛青鳥注意到鞋底沾了碎石,猜是上一次登陸后穿過的。

    也對,每個星球的大氣組成不同,不一定適合人類呼吸。

    三個黑溜溜的人機械地爬梯到下層,防護服的活動性不算高。因為防護服厚,關節處彎曲時比較吃力。

    貨艙位于飛船尾部,屬于獨立船體,因此打開兩重金屬艙門才能進入。

    內部乍看是正方體,三層樓高且面積寬敞,一箱箱貨物井然有序疊放。

    星桐面無表情地環顧,發現天花板角落的攝像頭;薛青鳥則猜黑水放在哪個位置。

    大胡子帶兩人七拐八拐,走到幾排鐵桶前面。其他裝的貨物是四四方方的箱子,唯獨這處的圓柱形鐵桶。

    兩人了然,里面就是黑水。

    這回雞皮疙瘩嚴重,薛青鳥忍不住打冷顫。

    “怎么了?”大胡子瞧見她打冷顫。

    “沒事,我緊張而已!

    星桐淡淡掃她一眼。

    “哈哈,別擔心,我們盛一點就走,很快的!贝蠛訉に即蜷_哪一個鐵桶好。

    與此同時,監控攝像頭外的船長等人禁不住擔憂。尤其安吉,看見幾排鐵桶便一直握緊拳頭。

    但愿黑液不是源頭。

    大胡子決定好打開哪一個鐵桶,他放下工具箱,拿出兩根鐵撬棒,其中一根給星桐。

    “裝貨的時候已經密封好,我們得撬開鐵蓋才能打開。來,你站在我對面,我數三聲然后一起撬!

    “嗯!

    兩位男士一人站一邊,鐵撬棒彎曲的一端伸進鐵蓋下面。

    沒有任務的薛青鳥緊盯其他鐵桶。

    “一!二!三!”

    大胡子和星桐同時使力撬,但嚴實的鐵蓋紋絲不動。大胡子訕笑:“再撬幾次肯定能打開。準備,我們再來!

    第二次依然沒打開,用力過猛的兩人分別慣性碰撞身后的鐵桶。

    被撞的兩個鐵桶輕微搖晃。

    “蓋子好像被吸附!毙峭┹p蹙眉頭。

    經過兩次撬開,他感覺到里面有股力道吸附蓋子。

    “可能是裝載的時候沒完全排空氣體,我們再試幾次!

    兩人嘗試期間,薛青鳥觀察附近的鐵桶。她很不自在,產生被窺視的感覺,似有人暗中虎視眈眈。

    貨艙內只有他們三個,哪來暗中的人。

    會是鐵桶里面么,她走近星桐后面的鐵桶。

    “……三!”

    兩人又撞到旁邊的鐵桶,不過鐵蓋子終于松動。大胡子心花怒放,絲毫沒有注意旁邊的鐵蓋下滲出一絲黑色液體。

    薛青鳥徒然心慌,忙替兩人留意周圍的鐵桶。

    鐵桶深灰色,她匆匆一瞥似乎瞥見一些黑色。

    “打開了!”大胡子搬開沉沉的鐵蓋子,露出里面黑漆漆的黏液。

    乍看像石油。

    薛青鳥也探頭來看,其平靜漆黑的表面倒影三張黃澄澄的臉。

    攝像頭外的三人大氣不敢出,緊盯著畫面喊他們趕緊取樣。

    真是急死人。

    取樣器是針筒,在薛青鳥手里。她屏住呼吸將針頭探進黑液內,拔動芯桿吸黑液進針筒。

    而某個鐵桶的蓋子染黑,液體往地面流淌,三人還沒發現。

    “胡漢!”

    安吉的聲音突然從防護服內的通訊器響起,嚇得全神貫注的三人心肝顫動。

    “你們三個后面有情況,快轉身!”

    他們聞言悚然,猛地轉身一看,發現后面一個鐵桶黑森森,桶內的黑液從鐵蓋下面滲出來。

    “怎么回事?我撞松了蓋子?”

    “蓋子松了會自溢?我看它們是自己溢出來吧!”薛青鳥直接點明情況。

    大胡子還想說不可能,但見溢出來的黑液流淌至地面。

    桶里的黑液哪有盛這么滿!

    突然薛青鳥被人用力拉開,原來是星桐。他指著已經打開的鐵桶,繼而她和大胡子回頭。

    “真他娘的……”爆粗的是大胡子。

    黑液表面泛起漣漪,一點一滴往上鼓起,活脫脫跳動的音符。

    “愣著干嘛,跑!”

    薛青鳥拉著兩位男士跨過地面的黑液跑,大胡子喊等等。

    “我們不蓋上蓋子嗎?它溢滿貨艙怎么辦?”

    “你以為蓋子能封死它?”

    “但是不能讓它污染其他礦物呀!”

    “來不及了!毙峭┐驍鄡扇,指著不遠處的地面。

    黑液宛如潮水浸地。

    “星桐,你下次把話說全!

    “嗯!

    旁邊的大胡子緊急聯系船長:“其他貨物怎么辦?我們要不要清理黑液?”

    攝像頭外的船長面如淡金,臉然屏幕白光顯得更無血色。

    “船長,如果黑液真的是寄生源,急需困著它們或者……舍棄貨艙!

    孫鷹的提議使船長心情沉重。

    “如果舍棄貨艙,我們登陸后沒地方裝載貨物而且損失巨大,怎么向公司交待?”

    安吉道出船長的顧慮。

    “船長,趕快決定!黑液追來了!”

    每個鐵桶都溢出黑液,三人想逃出貨艙。

    “有沒有帶火機或武器?嘗試清理它們但不損毀其他貨物!边@是船長的最終決定。

    三人只能照辦。

    趁大胡子找火機,一馬當先的薛青鳥跑近來勢洶洶的黑液,飛快地扔出一團橘紅狐火。

    火落在黑液上便熊熊燃燒,并且快速蔓延至幾排鐵桶處,黑液滋滋作響。

    火光引起大胡子注意,他吃驚地凝視不大不小的火勢!盎鹩杏?”

    “有是有,但沒落地的黑液倒回桶里!

    大胡子想罵人。

    這玩意賊精。

    這時星桐指著一個方向:“有黑液流向貨箱那邊!

    ()
    還在找"坑宿主的一百萬種方式"免費小說?
    百度直接搜索: "易看小說" 看小說很簡單!
    (www.nyfmzx.live = 易看小說)
北京pk10客户端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