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看小說 > 都市言情 > 長淢 > 正文 第一百八十五章、諸事無順遂 五
    “你信月兒的話了”沁姝悲傷已不能忌諱旁人在側。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莊禹搖搖頭,他從自個袖中取出一絹帕,是沁姝親手繡的絹帕就替她抆去淚水!拔易匀幌嘈徘哝臑槿瞬贿^月兒的善意你我何必斷然拒絕呢我心中有數,身子的確虛弱,假使半途之中傷著了,你與楊展如何是好靜養一些時日,我身子一旦好轉,莊禹應承你與你一道隱遁山林!

    是啊還是與她一道隱遁山林,這話不假。沁姝不無芳心似灌蜜,歡悅地眸光一掃去了柳月兒那。

    而這當口,柳月兒面上不冷不熱,無動于衷。

    女人家爭來爭去不就是個臉面,不就是為了心愛的男子,沁姝都毫無懸念勝出再計較月兒真的就如月兒所說的小家子氣了。

    莊大哥決斷的事她何苦非得執拗反駁,好,就隨他踅回又何妨

    “為了莊大哥,沁姝聽你的!毕駛乖順的小女子般垂首擺弄著莊禹替她拭淚的絹帕。

    一番爭論到此完結,月兒獲勝,但沁姝卻穩坐中軍帳,莊禹對沁姝仍然愛慕不已。并未因著月兒說起嵇滸就對沁姝動了怒氣。

    吃用的酒菜整備妥當,店家可不會因著客官們的爭執就閑下,依然將好酒好菜送來。

    都鬧到這般田地,一時半會二位女子家耐心坐下一道用膳是萬萬不能了。是故,莊禹吩咐勞頓的龍山兄弟們留下用午膳,而他則與沁姝、楊展、柳月兒先頭趕回。待幾位兄弟用過午膳再攆上就好。

    隨即,月兒也無需客氣,手中提起一壺酒,一只紅燒整雞就一邊吃酒一壁咀啖紅燒雞肉的鮮美。如此粗野舉止就是不用與沁姝四目相對顯得尷尬。因著此時,楊展駕車,莊禹和沁姝、柳月兒三人都躲在帳幔之中原路踅回呢

    一座背靠山丘的院落現在眼前,莊禹在沁姝和月兒的攙扶之下緩緩下了車輦,此處便是月兒所說的新宅。

    幾間破舊的屋舍,還有數間傾頹廂房的殘垣斷壁,原先的大戶人家衰落的凄慘景象呈于各人眼底。

    立在院中,一眼觀之,仿似瞧見了什么熟悉的記憶。啊不錯,這兒就似在應天的那處籬院、茅屋呀雖然,山丘平坦了些,屋舍倒塌了幾間。

    月兒曾在李翠姑的引薦之下從一破落的大戶人家買下這處陋宅,還有田畝,但只需舍得花銀子,一程修葺料想煥然一新。猶如壩沿村沁姝的舊宅一般。

    入了堂屋,月兒吩咐一才買來的下人婆子去沏茶,而后招呼莊禹、沁姝、楊展落座。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賀喜,賀喜,月兒姑娘這宅子都買來了,為何還在陶家借宿”楊展舉目四望。

    “如此破舊,我不想早早就住下,孫媽媽替我暫時打理,待我我取了銀錢來修葺之后才會居下!痹聝阂幌掁q說在理。

    楊展也好,沁姝也罷,他們猜都猜到月兒所說的話不算本念,要不是莊禹留宿在陶家,月兒會拜一位瘋瘋癲癲的婦人為義母嗎肯留在人家拘束都不計較嗎

    說及錢銀,這話亦假不了,月兒隨身所帶的錢銀用度花費也差不離了,著實,應天藏了從老鴇子那偷出的珍奇異寶,估摸著可值數萬兩錢銀不在話下。

    但,應天是非之地,老鴇子、錢府尹、還有那襄龍教,月兒不想貿然前往,時機來臨一舉取回財寶從此過上富庶的日子便不再留戀應天的繁華。

    窮鄉僻壤亦有窮鄉僻壤的好處,這兒恬靜安逸,若同世外桃源;這兒無爭無斗,月兒在此做個女田主,富庶而逍遙,想去繁華之地,有了錢銀,采買車馬,隨時隨刻都能成行。

    “何時動身應天寶地,卻是你的傷心之處。月兒若艱難急需取回錢銀,可借助我龍山兄弟護送你前往!鼻f禹好意而已。

    不會擔憂龍山兄弟會打她錢銀的主意,連自個都想委身莊禹,還計較什么“好過些時日再說吧反正暫且還有幾個銀子使得開!

    沁姝坐不住,瓊眸里的月兒趾高氣揚令其不悅,隨即她起身,就朝屋外行去,四處瞧瞧而已。

    月兒也沒攔著,一會之前的沖犯令彼此心結尚存。

    待沁姝四處閑逛之際,月兒竟個毫無隱晦相問!扒f大哥,沁姝姑娘與你今個理當成婚之日,不知莊大哥可嫌棄我這陋宅物什欠缺,若不月兒愿這就去采買些婚儀之用物,今個玉成你與沁姝的好事!

    甫聽此話,莊禹大為感念,如此景況月兒都心胸豪闊!霸聝旱男囊馕抑x過,時機不對,暫且作罷來日再議”

    連婚儀都沒了興致,莊大哥的內心在思忖什么月兒斂去幾分得意的笑顏。

    楊展起身,他也想去四處瞧瞧,頭回趕來,閑逛一會,就留下月兒與莊大哥單獨敘話好了。

    院落凌亂,衰草苔蘚,頹敗的家業顯見令人心酸,那破落無能的讀書人不知賣了祖業還能去往何方

    管不了這許多了,此宅從今之后都是月兒的,他龍山兄弟就算飄蕩椒城也多個集結匯聚之所。

    門前,是沁姝呆呆立在那,望去遠方,朝向的正是東方,啊應天所在也朝向東邊呢

    起步緩走,近了她身旁駐足。這女子溫柔裊娜,又兼著武藝高強,真乃奇女子也。

    深深納了口氣,楊展不能一言不發就立在美人的身旁,那般就失禮了!扒哝媚,你瞧什么呢”

    失神令她竟然毫無覺察,連楊展何時近至她身旁都不知。一個微顫,她驚悟回面,美若仙女的她面色無華!皼]什么”她不想多話,又邁步走開。

    蹙眉,楊展心思估摸,沁姝姑娘定然有心事。難道月兒說對了,其實沁姝姑娘始終就沒忘記嵇滸公子,始終都不敢攤開心扉證實她原來早已愛上了嵇滸

    一女踏兩船,沁姝姑娘不僅僅只愛慕莊大哥呀

    女子家當三從四德,對待情愛一說,只可忠貞節烈,若水性楊花豈不令天下人嗤笑是啊縱然庾沁姝有貌若天仙的姿顏,但壞了名聲就要遭人鄙夷了。不同與男子,吃喝嫖賭都不打緊,只因著男人的天下女人家唯有順從。

    也是成過家的男子,楊展情知夫妻修睦的意義。他并不贊同男子三妻四妾的,恩恩愛愛,只需一夫一妻終老相伴足矣可世態如此,男人一腳踏兩船無人多話,唯有女子決計不能令人領受。

    不過才走開三五步,楊展在的香背之后提點道:“方才月兒說想替你與莊大哥在陋宅之中置辦婚儀,但莊大哥他”

    聞話,她停步,她沒回面,只想聽下去,到底莊大哥何種心思。

    她再愛上了嵇滸,但楊展堅信沁姝的心中莊大哥才是夫君的首選!扒f大哥婉拒了月兒姑娘的美意。楊展覺著,月兒姑娘所作所為也是為了莊大哥好,再個,莊大哥身子孱弱,靜養一些時日最佳。沁姝姑娘放心,待莊大哥斷臂康愈,楊展會同遲虎、月兒一道替你與莊大哥早日完婚的!

    她無心聽這些敷衍的話,只是莊大哥為何婉拒了月兒的美意“反正都要成婚,莊大哥怎的不想娶我了嗎”

    楊展怎知莊禹是何心思只好揣摩而已,估摸著莊大哥臂傷過重,一時半會沒個興致吧

    “沁姝姑娘,楊展斗膽,莊大哥、月兒也不在這兒,我有一句話相問,不知能否”

    “請直言”

    “你心里真的無法忘記嵇公子了”楊展不再兜圈、隱晦相問。

    一個驚悚,她轉身,瓊眸圓睜盯向楊展!澳隳阆共率裁次覍︼又挥懈卸,旁無所念!

    說出的話好似無力,分明不敢抗聲反駁楊展的揣測。她這是怎的了心虛了言罷,她便垂首。

    眸光如電,打量她的舉止,須臾,楊展搖搖頭,輕嘆一聲,轉身就走開了。

    這算什么質問對她的真心生就疑惑還隱含鄙夷的走開她抬起頭顱,瞧見他踅回屋去。

    抓住自個的衣袂,扯拽著,心兒亂糟糟,恨自個被人嫌疑。扯拽之際,她竟然無心就揪出了絹帕。

    展在柔荑之中,嵇滸的絹帕怎的就不舍丟棄了呀不是真的自個悄無聲息之間就愛上了俊雅的公子哥吧

    不對,自個只愛莊大哥的,不會再對誰個男子心生愛慕。她對嵇滸的情誼就是感激呢

    又個分神,然則,她怎會料到,楊展的離開,月兒與莊禹都坐不住了,一道亦隨之四處瞧瞧,轉悠了會就行至門前,而當下,莊禹、柳月兒可是眼睜睜瞧到沁姝冥思入淵,呆呆看著手中絹帕似是失了魂魄一般

    震悚的令人無法相信,莊禹一言不發瞧了過去,而柳月兒發邁步莊禹左手伸出,攔下了她的舉動。

    隨即,莊禹轉身,不想瞧見令他心下悲苦的一幕,月兒隨之跟上。

    復回堂屋,孫媽媽送來茶水、糕點,但誰還有心思用下若說用的下的人當屬月兒還差不多。不過,月兒可不能宣露了,她得設法掩飾一番。

    “莊大哥,你別著氣,或許沁姝姑娘感激嵇公子,身上留下感激的信物一件,不算什么。你知道,她都愿聽任安排嫁給你,是故”

    莊禹左手一擺,勉強凄涼一笑!安槐卣f了,為今首要,我當養好臂傷,往后再尋思這些煩擾吧”

    佯裝一臉的不悅,陪著莊禹憂心愁悶,而心下所思所想的卻是沁姝若真的對嵇滸的情念超出莊大哥和她月兒所料的,最好沁姝離去,她柳月兒獨得莊大哥的情愛才最好不過呢

    得意的不止新宅的采買,還有莊禹同沁姝之間的隔閡漸漸生就。她垂首之際瞧去地面都在尋思莊大哥求娶她柳月兒的一幕,渴盼一切逆轉且早日來臨。

    不經意,正顏,她抬首,柔媚的眸光頓時警覺了起來。她眼前的健闊男子竟然面色突兀煞白,虛汗滲出額頭,且雙眼無神,就差厥倒了

    速急起身!扒f大哥,你怎的了你你別”

    男兒大丈夫,他不該在小女子面前軟弱的呀爭奈,眼前一黑,他自制不了真厥了過去。
    還在找"長淢"免費小說?
    百度直接搜索: "易看小說" 看小說很簡單!
    (www.nyfmzx.live = 易看小說)
北京pk10客户端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