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看小說 > 其他小說 > 冷王有喜:愛妃太暖心 > 正文 90.密道
    見這石板石板翻轉開來,幾人唬了一跳,蘭雪和謝媽媽擁在了林穆兒兩側,下意識的往后退了兩步!雙眼仍舊是緊緊的盯著這個黑洞!

    不過幾息,就聽見這黑洞中閃出幾絲光亮,一個身穿黑色勁裝的年輕男子從中翻越而出!饒是林穆兒等人心中已有準備,但突然看見此人躍出,一時間也是慌亂不已,林穆兒強忍住心中的恐慌,抖著雙手,壓低著聲音喝道:“你是何人!”

    “凡易!”一旁的蘭雪卻是失聲脫口而出:“你怎么...你...”看著面前這個年輕的男子,蘭雪突然失控了起來,紅著眼眶,大滴大滴的淚水奪眶而出,松開林穆兒的手臂,蘭雪想要走上前去。

    被稱作凡易的男子卻只是看了一眼蘭雪,隨后單膝跪地:“屬下見過王妃娘娘!”

    林穆兒松了一口氣,蘭雪這模樣,定是與這男子相熟,而這男子男子也跪地自稱屬下,想來也是王爺身邊之人!只不過,這人看上去模樣還算周正,但臉上一道從左額頭到右臉的斜疤,倒是有些瘆人,平增了幾分土匪之氣。

    “免禮!”林穆兒開口免了禮。

    凡易也不虛禮,起身拱手說道:“王爺等候娘娘許久,還請娘娘隨屬下前去!”

    林穆兒愣了下:“現在?”

    “是!”

    想來那晉王還是重病之身,不易走動,自己前去,也是應該的,略一思索,林穆兒說道:“那走吧!”

    謝媽媽扶著林穆兒向前,誰知凡易卻伸手攔住了:“王爺有令,請娘娘一人前往!”

    “什么?”林穆兒有些錯愕。

    “不行不行,主子,您一個人去不妥!”謝媽媽卻是不依了,這人長得這么可怖,瞧著就不像好人,即便蘭雪認識他,但是人心隔肚皮,怎的能保證他不是誆騙主子呢?

    “那我跟著去行不行?”蘭雪眼神灼灼,目不轉睛的看著凡易。

    凡易看了一眼蘭雪,撇開眼神,仍舊不為所動:“王爺之令,凡易不敢違抗!”

    “你...”蘭雪沒料到凡易會說這話,一時間,眼淚又是止不住的落了下來。

    “主子!”謝媽媽看著林穆兒,一臉不贊同的搖著頭。

    看著如石頭一般堅定的凡易,林穆兒也沒有其他法子,只得下定決心冒險走一趟:來都來了,哪還有退縮的道理!

    “無妨,我去一趟就成!”林穆兒拍拍謝媽媽的手背:“既然是王爺相邀,定不會出什么岔子,媽媽放心!”

    “主子!”謝媽媽急的眼淚都快出來了,這可怎么好,主子一個人去,若是遇到危險,豈不是身邊一個人都沒有?

    林穆兒知道謝媽媽放心不下,也不再勸她,只對著蘭雪說道:“屋里你們兩守著,就是青橙紅杏回來了,也都擋在

    屋外;如果嫂嫂來了,就說我累了,歇了午覺再走!可記清楚了?”

    “是!”蘭雪抽抽搭搭的應下,雖然心中難受,但也知道此事事關重大,處處都馬虎不得,這屋里,總是要有人留下照應的。

    “走吧!”林穆兒對著凡易說道。

    “娘娘請!”凡易雖是面無表情,但心里也對這位王妃也有些欽佩,事發突然,她竟然片刻間就能安排妥當,事事周全,想來,王爺說的也沒錯,這位王妃,確實有幾分能耐!

    謝媽媽知道自己勸不住,只得上前來紅著眼眶握著林穆兒的手:“主子,可千萬小心!”

    林穆兒心中一暖,笑著說道:“媽媽莫要擔心,我去去就回。”說罷,松開謝媽媽的手,暗舒了一口氣,便向著那個黑洞走去!

    走近了才發現,那黑洞的墻壁之中點著一支蠟燭,忽明忽暗的搖曳著,一條窄而陡的石階貼著墻壁蜿蜒而下,細看之下,竟看不到底!林穆兒暗吸了一口氣,鼓足勇氣,扶著墻壁慢慢的向下走去!

    這洞極窄,勉強一個人通過,許是長久的無人打掃,手扶之處只覺得墻壁上的積灰甚厚,但這時,也顧不上干凈與否,只求不要腳底踩空。雖是有外面亮光映射進來,但到底昏暗,看不清腳下的臺階,只得靠著感覺慢慢的摸索!林穆兒雖是心中懼怕,但不吭一聲,憋著一股勁慢慢的挪著步子。

    身后的凡易雖是知道這石階難行,但卻也不敢伸手去攙扶,只是默默的跟在身后,防備著不時之需。

    幸好,不過二十多級臺階,也就到了一條平坦的地道之中,這會,不過,這會也真算得上是伸手不見五指,有些前路未卜的意味,林穆兒抬頭看了一眼頭上的亮光,有些苦笑了起來。

    跟在身后的凡易倒是利索,取了原本墻壁上的蠟燭,手也不知道在墻壁上摸了什么地方,頭上的石板“嘎吱”一聲,便封了起來!

    這封閉的黑洞之中,只剩下凡易和這只火折子,叫人沒由來的一陣陣心慌,林穆兒心道:若是這凡易起了歹心,怕是自己死在這地道之中,也無人能救吧!

    “娘娘請!”昏暗的光亮下,凡易見林穆兒臉色煞白,也知道她是害怕,娘娘本來就是閨閣女子,何曾到過這種地方,見過這種場面,這等陰暗之處,自然是恐懼的。

    凡易的聲音在地道之中格外的響,這聲音碰到墻壁又返了回來,一重重的回音震得人心里慌慌的,仿佛是從遙遠的地底下傳來的一般。

    林穆兒強壓住心中的恐懼,點點頭,巴不得趕緊走出這暗無天日的地道!

    沿著漆黑的地道,走了可能有小半盞茶的功夫,前面又是一個極窄的石階懸掛在墻壁之上,林穆兒心道:終于到了!

    只

    見凡易身輕如燕,三步兩步的就走到了臺階之上,對著頭頂的石板“叩叩”的敲了幾下。不多時,便也聽到了上面的回應之聲。

    確定之后,凡易又回到了地道之中,在墻壁上按了幾下,就看見頭頂上的石板緩緩打開,霎時間,亮光從頭頂傾斜而下,刺的人眼睛躲閃不及!林穆兒低下頭,用手擋著亮光。

    “娘娘,請!”緩了片刻,凡易見林穆兒已無大礙,便伸手示意。

    看著眼前這一條臺階,林穆兒咬了咬嘴唇,走到著了,再猶豫也已經沒有意義了,暗暗鼓足了勇氣,扶著墻壁一步一步的向上而去!

    林穆兒原以為這石階的盡頭也是火炕,卻沒想到,等她鉆出來之時,卻發現自己是在一面屏風之后!屏風旁邊也站著一位與凡易一樣身穿黑色勁裝的男子,見林穆兒上來,忙單膝跪地:“屬下羅闖見過娘娘!”

    林穆兒這會兒驚懼未定,也沒有精力去應付,只得點點頭:“免禮!”

    “多謝娘娘!”羅闖也不多說,見完禮后便站到了一旁。

    林穆兒剛剛舒了一口氣,凡易就緊隨其后的上來了,指了指屏風之后,示意道:“娘娘,請!”

    大費周章的來到這里,知道這屋里肯定就是晉王所在,林穆兒緊緊地擰著帕子,暗作鎮定的點點頭。

    轉過屏風,不過就是一間布置簡單的屋子,屏風前面正放著一張書桌,書桌前,幾張椅子分列兩旁。幾疊紙被壓在桌子上面,林穆兒隨意看了一眼,紙上密密麻麻寫著些什么,看不真切,只是這字體分外的熟悉,鐵畫銀鉤,氣勢磅礴!這不是晉王的字又是誰的!

    “這邊請!”凡易向前走了幾步,引著林穆兒向右走去,又快走幾步,說道:“王爺,娘娘來了!”

    “下去吧!”這聲音,帶著幾分沙啞,又帶著幾分暗沉,似有幾分金石之利,又有幾分群山之重。

    “是!”凡易拱手,走到屏風處,又示意羅闖一起出去。

    兩人離開后,陽光正好,只剩一室靜謐!

    林穆兒心頭微緊,死死的捏著手中的帕子,此刻,到了這種地步,除了緊張,也沒有其他想法了!林穆兒暗暗提了一口氣,緩緩移步向前,轉過墻角,就看見一位半束發的青衣男子斜靠在火炕之上,握著一本書卷細細的讀著。

    晌午的陽光正烈,透過窗欞,濃烈而又放肆的照射過來,將這男子的側面勾勒的俊美無儔:劍眉入鬢,英挺的鼻梁在陽光下投出一團陰影,嘴唇緊緊地抿著,像是遇到什么棘手的難題!

    林穆兒突然生氣了起來:書房里的那幅畫像,根本就不像嘛!雖然這人看起來瘦的驚人,不過,看這側面,這也不似那種迂腐的書生模樣啊!林穆兒微惱:還是皇家畫

    師呢!這種技藝,怎么能算的上數一數二的畫師!

    似是感覺到了林穆兒的情緒,火炕之上的男子放下手中的書卷,轉過頭,銳利的眼神直直的射向林穆兒,本在神游的林穆兒,突然覺得渾身哆嗦了一下,不敢再走神,抬眼望去,這男人眼神凌厲,周身帶著一種泰山壓頂的氣勢奪面而來!

    “你...”林穆兒不敢與之對視,只一眼,便移開了眼神,這男人的氣勢太過霸道,不似見過其他的男子!即便是皇上,自己都未曾有過這樣的感受!這人的眼神,像是一把利劍,毫不掩飾的想要刺入你的心中,甚至,都能感覺到,似乎是帶著戰場之中的血腥氣奔涌而來!

    這樣駭人的氣氛下,林穆兒只覺得自己都要快喘不過氣來,整個屋子就像一張密不透風的網,在這重重的壓迫之下,林穆兒不得不強迫著自己冷靜下來,這男人只不過就看了一眼,自己絕不能這樣沒出息的亂了陣腳,暗暗狠掐了自己的虎口一下,林穆兒心頭一松,強作鎮定的問道:“你,到底是誰!”

    男人皺眉:“晉王,顧墨衍!”

    好吧好吧,你們要求的男主出場了!!撒花撒花!其實,我也松了口氣,終于不是我的女主唱獨角戲了!

    男主來了,虐還會遠么?

    男主來了,甜也是必須滴~~~

    (本章完)
    還在找"冷王有喜:愛妃太暖心"免費小說?
    百度直接搜索: "易看小說" 看小說很簡單!
    (www.nyfmzx.live = 易看小說)
北京pk10客户端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