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看小說 > 玄幻魔法 > 無語世界之惡魔果實 > 正文 第十四章 秀州城攻城 四
    “鏜鏜鏜”

    “鏜鏜鏜”

    吳東被鼓聲驚醒,大罵自己是豬,怎么會睡著呢

    “怎么回事”城頭的人紛紛醒來。

    所有人都睡著了

    城衛隊指揮官聽到聲音,臉色大變,急促的比劃手勢,手下士兵收到命令,各司其職,城樓頓時鼓聲大作,有敵人入侵

    吳東望向“遠征隊”駐扎的小樹林發現里面漆黑一片,一根火把都沒有人呢

    聽到有人大喊:“左邊的城墻”

    眾人望去,發現有一道黑影順著過道向城樓快速逼近,途中上前阻攔的巡邏兵均被擊飛,無法讓他有絲毫停頓。

    呼吸間,已經接近城樓。

    “攔住他”

    北區戰隊一擁而上,各種能力技發動。

    兩個巨人化隊員拿著鐵棍,舞出棍花,防住整個城墻過道,截斷去路。

    只見那個黑衣人低吼一聲,反而加快速度。

    “嗖”“嗖”

    兩道閃光從黑衣人手中拋出,隨即兩聲慘叫,棍斷人亡。

    “小心暗器”

    四五個狂暴化的隊友高亢激昂,根本不管什么暗器,嚎叫著撲向黑衣人。

    “砰”

    野蠻的力量沖撞,總算把他逼停,五人不顧鼻孔流出的鮮血,貼身靠近,攔腰抱肢,讓其無法移動。

    機會稍縱即逝,吳東連忙發動能力技,閃到黑衣人側面,匕首直刺胸部。

    “當啷”

    匕首脫手掉落在地上,吳東撞在垛墻上口吐鮮血。

    此時黑衣人的右手已經掙脫束縛,擋開錢朗的巨大拳頭,反手捏住其手腕,咔的一聲,筋骨斷裂。孫老頭的毒掌直逼面門,黑衣人快速低下身體避開,迅速出拳打在控制他腿部的能力者背部,砰的一聲,那兩人被打趴在地,肋骨盡斷。雙腿掙脫束縛,抬腳便踢飛從他左側攻來的李婉,接著又抓住控制其左臂的能力者,拋向城外。隨之踏步向前,孫老頭速度太慢,躲避不開,捂著胸口倒地不起,生死不知。

    余下的北區隊員紛紛后退。

    “砰砰砰”

    黑影掠過,血肉橫飛,倒下的人非死即傷。

    五分鐘就讓北區戰隊失去戰斗力。

    “哈哈哈,一群烏合之眾”黑衣人拉下面罩,又道:“我都沒使用能力技,鄭山手下的人真是垃圾!

    吳東坐靠在垛墻,胸悶氣喘,嘴巴里全是血腥味。

    果然是慕容飛章。

    中階能力者也太強了吧

    往城樓方向看去,那邊現在戒備森嚴,失語者士兵塞滿整個城墻過道,弓箭巨弩,長矛巨刃,最重要是的還有一挺機關槍,就算是慕容飛章也不敢硬闖。

    “白天在城樓上不開門的就是你吧”慕容飛章走到吳東面前。

    “咳咳咳。不是我!

    吳東可不敢承認。

    “就是他就是他”不遠處一個人掙扎著喊道。

    慕容飛章閃身到他面前,扶起他。

    “他叫什么名字”

    “吳東他是二級能力者,我們都聽他的命令!蹦侨藵M臉是血指著吳東,獰笑著道。

    “嗯,不錯。那你叫什么名字呢”

    “王,呃”

    那人還沒有說完,就被慕容飛章“咔吧”掐斷脖頸。

    “我最討厭背叛之人!

    “哈哈哈,咳咳。。!眳菛|吐出口中鮮血,道:“你不也背叛了城主嗎”

    慕容飛章大怒,單手舉起吳東。

    “韓世忠拋下兄弟,自己一個人逃命,是他先背叛我們”

    說完就打算把吳東丟下城墻,這么高的地方摔下去,必死無疑。

    “你給我住手”李婉艱難地站起,擦掉口角的血跡,步履蹣跚的靠近。

    “狗吃屎的姿勢舒服嗎”

    “泥土的味道如何”

    “沒想到慕容隊長也會暗箭傷人啊”

    李婉你是不是傻快走啊不要激怒他心中著急,奈何被掐住脖子,喊不出口。

    “你自己找死可怨不得我!

    吳東感覺到掐住脖子的力量漸松,趕緊雙手抓住,腳踩垛墻,直接發動迎來送往,腦子里只有一個念頭,不能讓他去找李婉。

    突然的巨力讓慕容飛章措不及防,被扯出城墻,根本地方可以抓,迅速墜落。

    “不”

    千鈞一發之際,李婉撲向墻邊,抓住吳東的腳踝,這才沒有讓他掉下城墻。

    “砰”

    慕容飛章再一次“親吻大地”。

    “咳咳,我居然沒死,哈哈哈!

    “我們也算性命相交了啊!

    “你太傻了,為什么要激怒他!

    “我就是傻,不傻怎么會喜。。拉住你啊!

    “謝謝你!眳菛|咳了一聲又道:“看看那家伙死了沒!

    吳東、李婉互相攙扶,趴在垛墻上,往下張望,可惜太黑,什么都看不見,不知是死是活。

    “你干什么”李婉見吳東撿起地上的兵器。

    “我砸死他”

    城衛隊趕過來時,吳東和李婉正丟的不亦樂乎。

    城樓大廳。

    軍醫正在給躺了一地的傷員救治,吳東只是皮外傷,可以自由活動。

    “怕是不行了!

    躺在地上的孫老頭進氣多,出氣少。

    “哎,醫生說肺部破裂,沒法救!

    “你的傷怎么樣”

    “沒事,肌肉損傷,最近不能使用能力技!崩钔癜琢藚菛|一眼,終于想起我。

    吳東走到門口,看到城衛隊正在正在搬運尸體。

    最先發現慕容飛章爬上城墻的巡邏隊更是全部被殺,一個不剩。

    “等一下!

    吳東攔住一個擔架,掀開白布,竟然是那個18歲的小伙子呂喀。

    剛才還在咧嘴一笑,露出白白的牙齒的大男孩,現在卻了無生氣。

    這還是個孩子啊

    吳東眼前逐漸模糊,很多畫面在面前閃現,“東哥,我叫呂喀”“我看到了遠征隊回來了”“東哥,我發現”“東哥,東哥。。!。

    “噗呲”

    一口鮮血噴出,吳東昏倒,城頭更加混亂。

    頭好疼。

    吳東睜開眼,發現自己正躺在城樓大廳,周圍傷者都在熟睡。

    “你醒啦”

    “我怎么回事!眳菛|揉揉太陽穴,緩解頭痛。

    “你昨晚受傷昏迷了!

    李婉沒有提起呂喀死亡的事情。

    “嗯,外面怎么樣了!眳菛|活動身子,沒有不適的感覺。

    “城主大人帶領鄭隊長在外面督戰!

    “督戰”

    吳東趕忙跑出大廳。

    城頭上到處都是身穿黑色護甲,手持沖鋒槍的失語者,這正是韓世忠的私人護衛隊。

    “鄭隊長!眳菛|被護衛隊攔住,向鄭山求救。

    “讓他過來!

    韓世忠也聽到喊聲,回頭向吳東招手。

    “吳東拜見城主大人!

    “起來吧,你昨晚做的很不錯”

    “謝城主大人夸獎!眳菛|起身站在鄭山旁邊。

    看城下情況大吃一驚。

    大量秀州城士兵正在排兵布陣,騎兵舉著信號旗傳遞命令,馬車來回運送物資,帶起滾滾塵土,再遠處幾座云梯車被緩緩推動。

    “隊長,這怎么回事!眳菛|抑制住激動的心情,這是他第一次見到真實的攻城戰。

    “秀州城的苗傅,我和城主大人昨晚在東門跟他對峙一宿!编嵣脚呐膮菛|肩膀,又道:“你小子厲害啊,居然把叛徒慕容飛章打成重傷!

    重傷怎么沒把他砸死

    “沒有沒有,運氣而已!

    “運氣也是實力的一種!表n世忠突然插話。
    還在找"無語世界之惡魔果實"免費小說?
    百度直接搜索: "易看小說" 看小說很簡單!
    (www.nyfmzx.live = 易看小說)
北京pk10客户端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