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看小說 > 網游競技 > 魏國光小說 > 正文 第1966章 戈的離開
    步高神識道“我知道道友方才是在開玩笑,但我寧愿你不是在開玩笑

    我最近不在步高峰,應該在落雁山修行,若有關此事的真相明確,請告知于我,我也有知情的權利,更愿意為此出劍”

    班典同樣神識他,“理論上我也很有可能,雖然我個人并不承認

    站在我們這些劍修群體之外,你看的比我們都要清楚

    未來數百年我都會留在班典刑城,希望得到你的消息,我愿意為象鼻子做些事,不想置身事外”

    天秀和他們兩個不同,沒有神識他,而是大大方方的留在了原地,在其他兩人饒有意味的目光中,坦然獨自面對李績,

    “老君怪你曾問起過咱們內景天劍修中是否有妖獸之身存在,我想知道和此事是否有關聯”

    不愧是陽神真君,思維敏捷,李績卻是不置可否,

    “我要提醒你一句,不要瞎猜,拿小命開玩笑如果真有那一天,我可能還需要你的幫助,別躲著”

    天秀展顏一笑,“好你若真解決了此疑,在內景天劍修中你就是老大”

    李績一笑,“我可不想當老大,當我不知道么,老大就是你們這些人用來賣的,當擋箭牌的,老大是稷下客”

    天秀也不爭辨,轉身離開,對他們這些在內景天中廝混了數千年的劍修來說,左黑手就是他們的奇恥大辱,背負了數千年,很讓道家佛門看不起,所以對此事的看重,還遠在初來乍到的李績之上。

    李績再次回首象鼻山,心中卻并非像表現的那般心有定計,其實他也是想通過這驚人之言來看看這三名劍修的反應,遺憾的是,人家的反應都很正常,

    不要預做定罪,李績再次提醒自己

    一切順乎天道之變就好,強行插手,對他來說不是什么好事,凡事總有水落石出的那一天,早晚而已。

    于是繼續游蕩,在自然風光中逍遙的打發時間;在漫長的修行中,他逐漸的學會了正確對待難題的方法,就是先忘記,再等待,最后順水推舟。

    放在之前,以他的脾氣這就是不可能的事,并為自己的所謂報仇不過夜而洋洋自得,現在看來,那種方式不過是低境界下的自我放飛而已,失之冒然,得之銳氣,是境界層次下的產物。

    現在,他已經達到了尋常修士難以企及的高度,到了遇到難題,會把它放一放,讓時間重刷歷史的真相,讓歲月慢慢撥開塵封的回憶,找尋其中最本質的東西,然后在各種因素推動下的某個契機節點,抓住真相的源頭,再輕輕一提

    這才是真正人仙的手法,他現在已經是半仙,是該改變的時候了。

    提三尺青鋒,縱心中豪情;視世間無物,證平生所學

    該成為過去式了

    可能,偶爾也能放縱一下

    三年后,回到老君山的他,并沒有迎來豬妖可能的痛哭流涕,而是戈的等待。

    豬妖躺在象征它在老君山妖獸群地位的山石上,悠閑的打著盹,看到李績回來,也不過是哼哼了幾聲就繼續做它的白日夢,這豬,算是養廢了。

    “這豬,被你養廢了”李績皺眉道。

    戈卻是另有看法,“養廢了,也比養死了強”

    豬妖不明白他們在說什么,這是對修真世界的一種深刻理解,除非永遠把這頭豬帶在身邊,限制它的出入自由,否則,以它那種小心眼記仇的脾氣,佛門如何看不出來

    不會刻意針對,某個特定時間特定的場合,毀它就是一句話的事,都不用佛門親自出手,只妖獸之間的爭斗就有無數的可能,又有什么是不能安排的

    戈和李績一樣,不會把一只妖獸當做寵物來看待,塞在靈獸袋里,用自由去換取安全,這也是豬妖不愿意的,它甚至不愿意離開內景天,在李績稍微透露出些微想法時就哼哼唧唧的拒絕,這也是一種潛意識上的感覺,在內景天,它能轉世成妖,出去了主世界,它恐怕就真的會轉成一只飼養的家豬,有限的一,二年生命就為了成為別人餐盤中的肉。

    這就是戈把它養廢的原因,成為一頭真正沒有理想的,卻能靠生命漫長耗上去的與世無爭的豬,畢竟,它永遠也不可能成位妖仙。

    “我打算離開內景天,回去看看”戈輕描淡寫道。

    李績很敏感,“有什么不對的你沒找到那個松寺”

    戈沉沉的一笑,“沒找到我找了他十年,最近才知道他原來已經回返了主世界,卻不是他出身的宇宙”

    李績一揚眉,“哦他去了哪里”

    戈冷笑,“就是咱們那方宇宙奇怪吧他一個外域人,在內景天千方百計的想接近我,現在又去了他不該去的地方,我想這就是他找我的原因

    那么他想干什么我想不出我在老家還有什么牽掛,正巧最近功法有些成就,也不用急于開始第二幅畫的臨摩,實話說,連我自己也不知道從何畫起,既然這樣,就不如陪他玩這場游戲,一為散心,二來么,說不定也有所遭遇呢”

    李績點點頭,戈現在初畫第一像,確實不宜倉促繼續修行,有張有馳才是王道,對他們這樣境界的修士而言,很少有能提的起興趣的游戲,也不失一個放松的機會,至于其中有什么原因,他也懶的想,自己那方宇宙太大,星系界域門派勢力太多,誰知道是誰家的麻煩,需要勞動一個古法修士那么上心

    他不覺的和自己有什么關系,在自己那方宇宙中,主旋律的修真變化就是圍繞五環建立上,而戈和五環一點關系都沒有,無論是當初的遠征,還是后來的爾虞我詐。

    他那方宇宙,也不獨他熟悉的那些星系,左周,雙子,大千,眾星,五環,皎白,玲瓏這些星系并不是那方宇宙的全部,可能只有三,四成,其中就包括戈常常留駐傳道的左周長柄外深處,想來這也是那個松寺接觸他的原因吧。

    戈雖說是孤家寡人,但他在那片空域傳道上千年,又怎么可能一點瓜葛都沒有

    ”小心著些主世界的陽神甚至比內景天中的陽神更可怕而且恐怕也不會是單獨某個個體的麻煩,你很可能卷入勢力之間的傾軋中,你那幾手鬼畫符別演砸了,可沒人會及時趕到為你收場,真完蛋了也別留什么遺言,老子沒習慣替人報仇,自己的事還辦不完呢“
    還在找"魏國光小說"免費小說?
    百度直接搜索: "易看小說" 看小說很簡單!
    (www.nyfmzx.live = 易看小說)
北京pk10客户端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