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看小說 > 玄幻魔法 > 練氣十億年 > 正文 第三十四章 你是他私生女?
    “糖葫蘆?!哪呢?哪呢?!”

    “酒,給我喝口酒!边沒等佟湘玉出去,便聽到門口傳來一陣聲響。

    “額滴個親娘來,可累死我了,今天小貝他們學堂發生了一起偷盜案!

    “老邢,你可來咧!笨吹叫喜额^到來,佟湘玉松了一口氣,連忙迎了上去。

    “大嘴呢?老白呢?”邢捕頭聞言,直接坐到了趙靈均身旁,拿起溫好的酒,咕嘟咕嘟喝了一口。

    “嫂子嫂子,剛剛聽說你要去買糖葫蘆?!快把錢給我,我跑得快,一會賣糖葫蘆的就要回家吃飯了!”一旁的小貝則直接抱住了佟湘玉,開心的說道。

    而趙靈均則看著被老邢拿在手里的酒壺,無語的搖了搖頭,遂又夾起了一顆花生米,吃了起來。

    “呃,不好意思,我沒注意是你的酒!崩闲洗丝桃沧⒁獾搅艘慌缘内w靈均,尷尬的撓了撓頭。

    “佟掌柜,快給這位客官再溫一壺酒!

    “老白呢?小郭他們怎么都不在?”看著佟湘玉遲遲不動,邢捕頭連問道。

    “我,我去叫他們,可能做飯呢!辟∠嬗衤勓赞D身走向了后廚。

    “小貝,你過來!壁w靈均抬手拿出一塊碎銀,“你去幫我買三支冰糖葫蘆,有一支當做你的跑腿費!

    “哦耶!我,我馬上就回來!”小貝聞言連忙接過碎銀,一蹦一跳的出了客棧。

    “噗嗤——”

    趙靈均見狀,失言笑了起來。

    “趙哥兒,剛吃完飯,你又餓了啊!边@時,孫頡二人也從房間里走了出來。

    “沒,我就是想嘗嘗他家的味道!壁w靈均笑著指了指眼前的幾道下酒菜,“你們不再休息一會?”

    “不休息了,也不累!睂O頡坐在了趙靈均的對面,“別說,這家小客棧倒是藏龍臥虎啊!

    他剛剛在房間里想著趙靈均的異狀,碎遂用神識掃視了一下,竟然發現原本平平無奇的跑堂小廝有修為在身。

    后廚之中更是有一位筑基后期的女修士,一名即將養出浩然之氣的文弱男子。

    “哦?藏龍臥虎?還未請教諸位是何人?”一旁的邢捕頭聞言,挑了挑眉毛,來回掃視著趙靈均三人。

    “清風宗門下!睂O頡看了看老邢,沒有多作理會,一個練氣后期修士罷了,還入不了他的眼。

    “清風宗?!”老邢自然見多識廣,聞言驚訝的看了看眾人。

    “咕嘟!

    “那個,那啥,我還得回家吃飯,就不打擾各位了!毙喜额^感受著孫頡故意釋放出的威壓,咕嘟一聲,連忙告退。

    “佟掌柜、老白,我先走了,忽然想起來我家里還有熱的飯菜!”臨到門口時,邢捕頭忽然對著后廚方向喊了一聲,便快速離去。

    剛剛他只覺得面對著一片汪洋大海,絲毫不敢動彈。旋即便明白對面的這老者不是他能夠輕易得罪的。

    “怎么了?”陳梓凝到底是一名女子,只是片刻功夫便看出了趙靈均的異常。

    從進了這處客棧開始,趙靈均便好似來過這里一般,甚至于對這里的眾人都頗為熟絡。

    “印證了一些猜想罷了,沒什么大事!壁w靈均擺了擺手,又對著后廚方向喊道:“掌柜的,我的酒溫好了沒有?”

    “馬上就好!”后廚里忽然傳來一聲利落的回答,便看到一位明眸姑娘拿著酒壺走了出來。

    “客官,您的酒!”說著,她將酒壺直接放在了趙靈均面前,由于用力過大,壺中的酒還灑了一些出來。

    “姑娘,脾氣這么大小心嫁不出去!壁w靈均玩味的看著郭芙蓉。

    “噯?你怎么說話呢?!”郭芙蓉聞言卷了卷袖子,“老白怕你,姑奶奶我可不怕你!”

    “呵呵!

    趙靈均看著郭芙蓉如此作態,卻是有些相信這里并不是夢中了。

    孫頡能感覺到眾人的不凡,他當然也能感覺的到。

    為何老白區區金丹修士便能闖下偌大的名頭?不過是他斂息有術,再加上六扇門不過是個四品衙門罷了。

    四品衙門,修為最高的也才元嬰期修士,自然不好捉拿于他。

    為何郭芙蓉能夠與老白打成平手?蓋因為郭芙蓉是筑基后期,且功法了得罷了。

    為何呂秀才能夠舌戰姬無命?是因為他即將養出浩然之氣罷了。所以,即使郭芙蓉出身不凡,呂秀才卻依然能夠追的上她。

    這一切都沒有絲毫漏洞,是以,趙靈均確定這并不是一場夢。

    甚至于他還有了一個大膽的猜測。他覺得,以后還能夠接觸的到更多前世熟悉的劇情。

    這里與他家鄉有些太多太多不可思議的關聯。

    “你笑什么笑你!”郭芙蓉看到趙靈均呵呵笑著,有些外強中干的大聲說道。

    “六扇門郭巨俠要是知道他女兒是如此模樣,不知會作何感想!壁w靈均倒了一杯酒,拿在手里把玩起來。

    “你,你怎么知道的!”郭芙蓉聞言,有些不確定的看著趙靈均。

    “哦?郭巨俠?”倒是陳梓凝聞言,詫異的看了看郭芙蓉。

    郭巨俠她當然知道,羽化皇朝特意培養的年輕一輩修士中的領軍人物,她還曾見過郭巨俠幾次。

    想了想,陳梓凝從芥子袋中拿出了一塊木牌兒,“這塊木牌你可認識?”

    “這,你,你怎么會有我父親的令牌?!”郭芙蓉看著陳梓凝手中的木牌,眼神有些慌亂。

    “你,你是,你是他的私生女?!”郭芙蓉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忽然說道。

    “噗嗤!”

    趙靈均剛剛喝了一口酒,聞言直接噴了出來。

    “咳咳—咳咳——”

    他是真的佩服郭芙蓉的想象力,不過是塊代表身份的木牌而已,她竟然都能夠聯想到這。

    “我曾與你父親見過幾面罷了!标愯髂灿行o語,只能開口解釋道。

    “早說嘛,那大家都是自己人了!惫饺芈勓运闪艘豢跉,又笑著轉身朝后廚喊去,“老白!掌柜的!快出來吧,他們是自己人!”
    還在找"練氣十億年"免費小說?
    百度直接搜索: "易看小說" 看小說很簡單!
    (www.nyfmzx.live = 易看小說)
北京pk10客户端哪里